• 2010-12-22

    Long time no see

    手痒,拍自己。

    彩色照片暴露太多对象的缺点,黑白既方便又简洁,很好。

        

  • 2010-04-17

    小城镇霸王

       在仅两次的应聘并均准成功之后,我未免有点得意洋洋。虽然在这过程中我的心理素质略为欠佳,主要表现在去教育局应聘那场面上,长这么大没有被人这样煞有介事地盯过。应对企业的面试倒是完全没问题,倒有点多余的担心。这种时刻我才体会到在学院里被p惯了的好处,自己看样子还是像个人才啊。嘿嘿。

       找到什么工作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顾全和男人的将来这个大局。像本人这等“还像个人才”的人对赚钱还是颇有把握的。之前几年的动荡生活下来我再也不想和男人有那么多折腾,有一个既可工作又可兼顾男人再者能读点书赚点外快偶尔忙里偷闲画画画儿的地方就满足了。没有男人的生活比缺衣少食更难熬,我是不会再进这个圈套了。对于看上去很好的城市生活,我是怎么也不过电,还是做小城镇霸王爽一些。

      

  • 2010-03-29

    0329

      和朋友唱了一下午的歌,浑身臭味+头晕晕地出来。下定决心再也不进K房,宁可买个好音响在家听乌鸦电台。

      男友为我订做了一个书柜,回去我可以继续我的龟爬学习速度好好看书和放心地收集一些喜欢的书。

     

  • 2010-03-22

    不得要领

       今天说话的地点还是在杭州,这个有时令我向往,有时令我讨厌的城市。

       老师问我为什么要写那样的论文,为什么要画那样的画。他说,他帮我分清我什么想法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说,第一点是我画的写的那个环境有归属感。他说,这是真的。然后我又说了两点,他说均是作假。他说的很对,我的一切行为的根源都在归属感上。我不想再逃避自己。我等了这个告诉我真假的人很久了。我怕丢了真的,手里又握着一堆假的不停徘徊。

       我的思乡病很严重。我希望有个忠实的朋友一直在身边。人是不是都是孤独的?

  • 2010-02-14

    本命年

       我是母老虎,哈~

       姐姐怀孕了,如果她生的是老虎女,那就和我一样了。